发改委:2020年底前将完成全部“僵尸企业”出清工作
资讯 > 热门 > 正文 885 记者 侯潇怡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-12-10 11:36:09

编者按:僵尸企业4个字,在过去多年频繁的出现在各类官方文件中,但对大部分公众而言,也只是各类政策文件中一个形象的词汇,但落地到现实,僵尸企业事关产业,事关就业,事关效率,事关背后数万亿问题资产的处置...

编者按:“僵尸企业”4个字,在过去多年频繁的出现在各类官方文件中,但对大部分公众而言,也只是各类政策文件中一个形象的词汇,但落地到现实,僵尸企业事关产业,事关就业,事关效率,事关背后数万亿问题资产的处置,等等,于各级政府都是“一个巨大的包袱”,所以我们再一次将目光聚焦于此,寄希望吸引更多切实的关注,并推进僵尸企业有效的出清。

记者 侯潇怡

“僵尸企业”出清进程将进一步加快。


12月4日,发改委等11部门联合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做好“僵尸企业”及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工作的通知》(下称“《通知》”),要求积极稳妥处置“僵尸企业”和去产能企业债务,加快“僵尸企业”出清,并要求2020年底前完成全部处置工作。

根据国资委2016年摸底的相关数据,中央企业需要专项处置和治理的“僵尸企业”和特困企业达2041户,涉及资产3万亿元,而这仅仅是中央层级的梳理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地方问题企业或“僵尸企业”数目更为庞大。比如河南省曾披露截至2018年10月处置省属、市县属僵尸企业1124家;广东省曾披露2016年完成2385家僵尸企业出清。

地方是僵尸企业处置的主要执行方,但千企千面,地方与企业、金融机构等债权人之间的关系表现得更为错综复杂,僵尸企业加速出清的过程中,亦要避免二次“伤害”,市场呼吁职业重整资本介入万亿问题企业处置蓝海。

摸底与加速出清

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多个省市国资委披露的公开信息发现,2016年以来,部分省份陆续公布僵尸企业处置计划,按计划2019年底至2020年僵尸企业处置工作可以陆续完成。

如山东省政府按照连续三年亏损且扭亏无望、已经停产停业或半停产、资不抵债丧失造血功能的判定标准,2016年披露 “省管企业所属僵尸企业”数量为321户(市县属僵尸企业数量并未公布),涉及职工121023人。按照计划,山东省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将分别处置125、124、72家僵尸企业,2018年底将完成山东省属僵尸企业处置工作。

此外,河南省披露截至2018年10月处置省属、市县属僵尸企业1124家,预计2019年完成国企改革。广东省2016年完成2385家僵尸企业出清,并根据《广东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行动计划(2016-2018)》, 2018年底,广东基本实现“僵尸企业”市场出清。

而对于尚未披露、尚未确定“僵尸企业”和去产能企业债务处置名单的地方政府和国资委,发改委近日发布的《通知》给出了明确时间表——三个月内确定首批名单,原则上2020年底前完成全部处置工作。

华北某省接近国资委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各省国资委都进行过省内的摸底,对地方情况已经比较了解。包括银行在内的很多机构都想获取名单,但僵尸企业的名单很难对外公布,一方面是目前对于僵尸企业的认定很难有统一标准;二是一旦被公布认定为僵尸企业,可能会加大企业的处置难度。但政府目前都会和名单企业充分沟通,按照制定的计划逐步推进出清。

他也直言,政、银、企之间的关系也在这几年屡屡变化,处置僵尸企业或问题企业的难度确实很大。问题企业中以历史悠久、规模庞大的国企居多,早先这部分企业是较占据主动权的一方,政府、银行都乐于为企业提供帮助或服务。当问题企业出现债务问题后,前几年从地方执行层面看,银行授信受政府影响较大,多不会抽贷断贷,甚至还会在政府压力下继续提供贷款,问题企业多得以“续命”。

但随着近两年去杠杆的推进、金融监管和对地方政府的约束,以及流动性的收紧,银行主动性与话语权越来越强,问题企业的债务压力越发严峻,缓和与拖延空间也越来越小。一方面是来自银行等金融机构债权人的压力,一方面面对政策要求出清的压力,问题企业处置必须加快。

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院长、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前几年地方处置僵尸企业还有一些政策消化、观念上转化,政府包括人员安置、破产资金哪里来等障碍,但今年上半年从调研情况看,僵尸企业各个省都在开始大规模推进,各地政府、法院落实到行动加快,今年破产案件数据也会上升。

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披露数据,2013年我国破产案件数量出现拐点以来连续五年攀升。最新数据显示,2017年全国法院新收企业破产申请审查、破产案件9542件,同比上升68.4%;审结6257件,同比上升73.7%.市场普遍认为,2018年新收、审结破产案件数量或均可破万。

效率与可能的误伤

在地方加速处置问题企业资产以及破产阻碍降低的同时,不少业务人士也提出了新的担忧,在这一轮加速处置中,本意是减少资源浪费,但地方在执行中若一味追求处置效率,或许会形成处置中的二次“浪费”。

华北某大行对公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随着对地方政府债务、僵尸企业处置等一系列文件的出台,银行在地方政、银、企的博弈中更具有主动权。

“之前银行对地方政府或地方政府平台的背景是十分看重的,政府也愿意为这部分国资企业提供担保,从运营层面,银行认为这样可以撇清责任干系。但对于目前阶段来说,仅仅撇清干系无法收回债务,加上政策也支持没有经营能力的僵尸企业破产,所以银行的风险敞口有所收紧。不少企业可能在这轮加速出清中被误伤了。”他直言。

他举例指出,之前当地一家有名的房地产企业,主要因为当时民间借贷过重出现了现金流和经营问题,但其他资产质量都比较优质,未来还款能力也较为看好,但省行坚决不续贷,各家银行抱团恐慌性出逃,很多资产被贱卖,但当时可能只是缺少一笔现金流注入,一个有潜力的企业破产,难以起死回生,本质也是资源的浪费。

北京甲乙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钟伦权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从过往参与的问题项目经验看,项目不成功很普遍,主要在于各利益方难以找到平衡点,于是匆匆处置。不